当前位置:黑龙江子站 > 地方人物

“岛民”杨荣森:潮落潮涨的美丽太阳岛

2008-11-14 16:31:00

“太阳岛越来越美了。”自称“岛民”的杨荣森不无感慨地说,“它衰落时,我感到悲伤;当它恢复了美丽,我觉得自己也年轻了。”

  在年过八旬的杨荣森看来,太阳岛30年来的兴衰变迁正如松花江水的潮落潮涨,不仅深深地镌刻进自己的人生经历,也见证着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曲折向上的发展印迹。

  1928年,两岁的杨荣森随父母来到太阳岛。从此,他的一生就和这片土地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。解放后,杨荣森一直在松浦镇绿化队工作,1976年被调到太阳岛公园。“那时‘文革’刚刚结束,萧条了十多年的太阳岛公园又热闹起来。”杨荣森说,“太阳岛公园那时一无设施、二无服务,只有一些早期的俄式建筑,也都破旧不堪,市民都是奔着岛上的森林、草地等原始风光去的,野游、野浴、野餐是主要旅游形式,外地游客并不多。”

  让杨荣森没想到的是,1980年前后,郑绪岚演唱的一曲《太阳岛上》红遍大江南北,让太阳岛成为全国瞩目的旅游胜地,游客量一下子从每天几千人增长到五六万人。杨荣森说:“这首歌把太阳岛唱疯了,把管理者唱蒙了,也把决策者唱醒了。”

  1981年,太阳岛风景区管理处成立,投资500万元的大规模开发建设同时启动,水阁云天、太阳山、日本园、三湖四桥等一批景观相继建成。太阳岛旅游也步入发展的黄金期,并于1985年达到高峰,日接待游人数最高达到18万人次。杨荣森当时担任太阳岛风景区绿化队队长,当时的旅游盛况让他至今难忘。1986年,杨荣森从太阳岛风景区退休。

  进入上世纪90年代,太阳岛旅游开始走下坡路,由于岛上规划混乱,许多单位在太阳岛上建起楼堂馆所,太阳岛成了一个小城区,风貌被破坏殆尽,以致出现了外地游人在太阳岛上找太阳岛的笑话。1995年前后,太阳岛旅游步入低谷,低迷期长达近10年。尽管已经退休了,视太阳岛如家的杨荣森仍每周至少两次回岛“探亲”。“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亲手种下的,舍不得呀。”杨荣森说,“看到太阳岛的衰落,我的心都碎了。”

  杨荣森终于盼来了太阳岛再度辉煌。2003年,太阳岛启动了为期三年大规模综合治理,时年78岁的杨荣森被请到指挥部征询意见。憋了一肚子话的老杨滔滔不绝讲了40多分钟,一口气提了五六条建议。“改造的力度比我的提议更大。”杨荣森说,“我建议把一些滥建的楼堂馆所改成旅游接待设施,没想到全拆了,太阳岛这回该起死回生了。”

  2005年,杨荣森踏上改造后的太阳岛风景区,一路的美景让他看不够,走着走着,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。他向路边的园林工人问路,却被认了出来:“你不是当年的老绿化队长吗,怎么也迷路了?”让杨荣森闹了一个大红脸。

  杨荣森有4个儿子和1个女儿,目前都在太阳岛工作,再算上儿媳、女婿等人,全家四代人共有12口人在太阳岛工作。现在杨荣森就住在道里区九站公园附近,尽管已是八旬高龄,他每个月都要上岛七八次,且不论春夏秋冬。

  “国盛岛兴,作为一个‘岛民’,我为太阳岛今天的风光再现感到自豪。”杨荣森说,“可以说,太阳岛伴我走过了一生,而这30年变化堪称最大,我亲眼看着它从一个荒岛成长为誉满中外的风景胜地。我相信太阳岛的明天会更美丽,愿与它相守终老。”